您好,欢迎访问这里是您的网站名称官网!

全国咨询热线

400-123-4567

东京炎热天气让网球名将崩溃 赛场质问“我死了怎么办”

发布时间:2021-10-20 20:25:14浏览次数:
咪乐|直播|平台|苹果版下载 杨学鹏要求,各级各部门党委(党组)、机关党组织、市区两级机关工委和有关部门都要自觉强化责任担当,拧紧管党治党责任的“螺丝扣”,齐抓共管、合力推动机关党建高质量发展。

“我可以打完比赛,但那时我可能已经死了。”

说出这话的,是男网世界排名第2位的俄罗斯名将梅德维德夫。东京奥运炎热的天气,已经让各路高手苦不堪言。

“为什么不能把比赛安排在下午6点以后,或者干脆是晚上进行?”这就是选手的真实呼声。

梅德维德夫完全无法适应炎热天气。

梅德维德夫完全无法适应炎热天气。现在看来,东京奥运会的敌人不仅仅日益传播的新冠病毒,还有令运动员倍感煎熬的天气。

在28日的网球男单比赛中,排名世界第2位的俄罗斯奥运队选手梅德维德夫在东京最高接近36摄氏度的高温和79%的湿度中很是挣扎,不得不申请了两次医疗暂停和一次教练进场。

当主裁询问他情况时,俄罗斯人有些生气地说,“我可以完成比赛,但那时可能我已经死了。如果我死了,谁来负责?”

由这届奥运会网球比赛大多安排在11点开赛,网球选手抱怨连连。

大坂直美在盘间休息吃西瓜解暑,普汀塞娃因暑热无法坚持选择了退赛,西班牙女网球员巴罗萨中暑坐着轮椅被推出球场。而顶着冰袋几乎成了所有选手的选择……

对于天气问题,德约科维奇曾经呼吁将比赛尽可能安排在下午6点举行。

德约科维奇也认为球场都有灯光,完全可以在晚上比赛——因为白天比赛,硬地球场吸收了热量和湿度,而且因为没有风,会让人热到绝望。


德约在场边降温。梅德维德夫也并不是唯一一个因为高温向组委会开炮的选手。

阿根廷男网球员施瓦茨曼也在赢下比赛后抱怨:“他们让我们在中午12点打比赛,气温差不多有40度,我真的很生气。”

事实上,东京奥运会开幕式前,俄罗斯射箭选手贡博耶娃就因为中暑而昏倒;铁人三项金牌得主挪威选手布鲁门菲尔特在完成比赛后倒地呕吐,也是坐着轮椅才离开球场……

面对问题,不少研究运动生理学的专家开始担心高温未来对残奥会选手带来的挑战,因为他们的身体会更加难以忍受。


大坂直美场边吃西瓜。有媒体分析,这届奥运会很有可能是几十年来最热的一次。而东京环境局的专家就指出,气候变化和热岛效应导致过去一个世纪,东京的平均气温上升了3摄氏度。

尽管东京奥组委将马拉松赛事放在了北方的札幌,还为媒体记者和志愿者提供盐丸,并设立降温喷雾站,但对于户外比赛的参赛选手来说,高温和湿度的确是又一个令人头疼的对手。

那么奥运的网球比赛为什么一定要中午进行?前横滨市市长中田宏就出了他的答案——赛程是为了配合美国电视收视率高的时间段。

所以,一切都很无奈,一切很无解。


百度